您现在的位置:堰桥中心幼儿园 >> 教育教学 >> 教育论文

“幼儿在园受到欺负,该不该还击”——问题调查及对策建议

作者: 来源: 录入者:tea 编辑审核:tea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1日

“幼儿在园受到欺负,该不该还击”,当将欺负集中于身体欺负这一领域时,换一个更为通俗的说法便是“孩子在幼儿园被其他孩子欺负、被打了,家长该不该教孩子还手。”这是一个在各大教育论坛上经久不息的话题,笔者认为,我们不应将“被欺负”仅仅看作一个结果,应该将从幼儿欺负行为的发生直到结束看作一个整体的过程,进而谋求最佳的解决方案--教会幼儿保护好自己。将从以下三个方面探讨这个问题:
    一、截至2016年4月28日,知乎网上“小孩被同龄小孩打,家长是否应该教育孩子打回去”这一问题有11738位用户关注,共计1859个回答,其中赞同数超过1000的回答有5条,均是主张教育孩子还击,并教授孩子还击技巧,赞同数在800-1000的回答有3条,其中两条赞同孩子还击,另一条认为孩子应以保护好自身为准线,不必还击。
    知乎网的用户群体主要以80后为主,正是目前幼儿家长所处的主要年龄段,从高票答案的分布可以看出,现阶段的幼儿家长是主张幼儿在受到欺负后立刻还击的。然而,这并不十分符合《指南》中“能与同伴友好相处,要求6岁幼儿学会‘不欺负别人,也不允许别人欺负自己。’”的相关期望。
    我们在日常的幼儿园教学与游戏中,不难发现,6岁以下的幼儿处于前道德阶段,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本质上并不会“欺负”他人,最为常见的是孩子单纯的想要某个玩具,占领某个游戏区域,学习某个动画片人物,发泄某种情绪,而采用了打、踢、推、咬等肢体语言。这其实是儿童社交技能的缺失,在现实中表现为欺负所特有的力量的非均衡性与重复发生性,在心理学上的反映则是幼儿移情能力的不足,包括情绪确认、观点采择与情绪反映三个部分。当然,也不可否认欺负行为还与幼儿的气质类型、家庭以及社会因素等存在着不可忽视的关系。
    笔者认为,面对这种情况,可以分别从发生冲突后老师的正确处置以及建议家长教导幼儿正确保护自身等方面寻求问题的解决途径。
二、首先,在幼儿园的课程与游戏等活动的安排上,应当注重幼儿社会性发展的需要,注重培养幼儿的亲社会行为,针对性地多安排一些利于幼儿交际能力提升的活动,例如:在儿童的角色游戏中,让儿童分别扮演帮助者和被帮助者;在日常教学中对亲社会行为价值进行讨论,并提供一些儿童自己能做到的、具体的亲社会行为的例子;在现实生活中,为儿童创造助人和合作机会。
    除此以外,作为幼儿园教师,更重要的是如何在幼儿发生冲突时保护幼儿以及在幼儿发生冲突后处理幼儿之间的关系。
    无法否认,即便在现在,还有众多的教师在面对幼儿的冲突事件时,会以下两种、种处理方式为主:
    1、批评发生冲突的双方幼儿,并以权威的身份简单地用言语制止他们的行为。如:“不要吵了!”
    2、让主动侵犯别人的一方向另一方道歉。若是因争抢物品或游戏场地而发生的冲突,则没收物品亦或是剥夺冲突中有错的一方或双方参与此次活动的资格。
显然,这两种解决方式都是站在成人的角度来考虑的,并没有从儿童的发展和需要出发,仅仅制止了“被欺负”这一结果的发生,却无法避免孩子下次产生冲突,同时,教师把握了处理问题的主动权,而没有提供机会,引导幼儿学会自己解决问题,幼儿依旧没有相关的社会交往经验。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国《学前教师技能》一书中“冲突谈话”的做法显得更为科学:倾听每个儿童;感谢每个儿童告诉你所发生的事情;不要责备任何一个儿童或让他们陷入相互指责之中;问问每个儿童此刻另一个儿童的情绪感受是什么;问问每个儿童怎样做可以让另一个儿童的感觉好一些;共同商量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法。
    此外,笔者通过观察,发现无论是低结构的安吉游戏,还是高结构化的蒙特梭利教学法,都倾向于让幼儿自己解决矛盾,除非幼儿产生剧烈的肢体接触,否则不建议教师介入幼儿的冲突。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社交冲突,如若不是通过强权进行彻底的根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伴随着妥协而化解的--两方中的一方,或者是双方的妥协,如:幼儿在争抢滑梯时,如果不选择互相妥协,双方都不能在短暂的游戏时间内玩到滑梯。这是人类特别的社会性行为,而这种“妥协”,实际上并不仅仅是以损害自己的利益为考量的过程,恰恰相反,妥协反而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为了促成某个目的的实现,才做出的妥协。而这种主动妥协的相关经验,如若缺乏了锻炼,成人很难直接教会幼儿,安吉与蒙氏的做法,无疑是将幼儿之间的冲突视作绝佳的锻炼机会,培养幼儿控制自身情绪以及社会交际的能力。
    三、当教师们不再用权威的身份去压制双方幼儿,而选择仅仅保护幼儿不受伤害,让幼儿自己学会处理冲突时,我们的家庭教育也需要随之变得更为科学:
即家庭教育的着眼点,在于告诉孩子如何正确的保护自己的方法。
    笔者通过与不同家长的沟通交流,得知大部分家长们“教育孩子还击”,无非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孩子在遇到类似问题时不会自我保护而已。在教学过程中,大家都发现孩子被人打过后会发愣,有时候并不是被“吓到了”,而往往只是因为不知道在“当下这个情景我应该作何反应”。实际上就算孩子在这个情境下真的哭出来了,也只是因为“好痛”,即因为皮肤上所带来的痛觉感官印象而哭,往往并不是因为“我被打了!”这个情景而让他哭的。
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其实家长们可以教授幼儿方法就很多样化了,除了“打回去”这个直接的选项之外,当然也包括了“寻求成人协助”、“寻求他人帮助”等方案。
    所以,笔者建议,家长们最好告诉孩子在遭遇肢体冲突时,以如下顺序进行操作:
    1、先期警告(“你再这样做,以后我就不再和你玩了。”)
    2、绝不先手(绝对不能第一个动手,只要动手就是错误的。)
    3、无危险性与攻击性的自我防卫动作(比如把先动手打人的人推开,只推开即可。)
    4、在任何可能的时机中,寻求成人的帮助与调解(这是最有效的处理手段与方式,也是最正确的解决方案。)
    不难发现,这套机制的优点在于:
    1、通过先期警告,孩子可以先学会遇到类似问题时尝试如何不进行冲突,仅用语言解决问题;
    2、绝不先手的原则可以让孩子无论在班上还是在任何情况下,站在舆论与道德的优势位置。因为只要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无论是老师、社群还是法院,对于自我防卫永远是秉持宽容态度的。同时这也会是一个磨练孩子韧性和耐力的绝佳机会。
    3、即便真的产生了肢体冲突,孩子的目标也不是要“把架打赢”,而只是简单地保护自己,其目的一方面在于保护自己;另一方面,在于不给对方造成潜在的伤害。
家长们也需记得不断提醒幼儿,即便发生了肢体冲突,也仍然是以寻找成人帮助为第一优先事项,明确地告诉幼儿,寻求帮助并不可耻,而不会善用周边一切资源解决问题的人才是愚蠢的。
    通过这样的家庭教育,我们将重点放在让孩子积极去思考:“如何通过避免武力冲突,更好的解决当下问题”的办法,有助于幼儿提升自己的亲社会性行为,达到“能与同伴友好相处,学会‘不欺负别人,也不允许别人欺负自己。’”这一具体目标。
    幼儿园教育与家庭教育有机结合在一起,加强教师与幼儿、教师与家长的双向沟通,切实教育幼儿保护好自己。这样,从长远来看,幼儿在以后遇到自我权利受到侵犯的时候,往往能冷静下来,想到更好地、更周全的解决办法,而非直接使用暴力。毕竟,即便是我们成人,在遇到危害时,第一反应不也是优先联络国家公权力机关吗?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